蜈蚣精與雞公山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7
  • 来源:免费完整污片_免费网看在线_免费无付费韩漫无遮漫画

  從前,有兄弟倆,老子娘死瞭,哥哥想獨吞遺產,先把藏得起的東西藏起來,然後對弟弟說:"老弟,古話說,‘樹大分椏,人大分傢’,將來我們總是要分傢的,遲分不如早分,分瞭好各顧前程,省得我拖累你。老子娘沒有留下什麼東西給我們,這間爛房子和一點破舊傢私又值不得幾個錢,你也不合用,就統統歸瞭我吧,值點錢的隻有一頭老黃牛,兩個人又不好分,索性就給一個人,看哪個命好就歸哪個,我們把這頭牛牽出去,各人拉一頭,牛跟哪個走,牛就歸哪個。"
  弟弟年紀小,還不懂事,哥哥怎樣講就怎樣做,牛趕出瞭屋門口,哥哥趕忙牽著牛頭,弟弟隻得扯著牛尾,兩人一拉,牛當然是跟著哥哥走啦,牛一走,弟弟兩隻手就順著牛尾巴滑瞭下來,捋到一隻牛虱子。哥哥一面牽著牛走進屋裡,一面回過頭來對摔倒在地上的弟弟說:"牛是沒有你的份瞭,這怪不得我,隻好怪你的命瞭。"說著將大門"砰"的一聲關上瞭。
  弟弟從地上爬瞭起來,一手摸著屁股,一手抓著牛虱子,一面走一面哭,不覺走到老人山腳,忽然前面來瞭一個老人,問他道:"老弟,你為什麼哭呀?"
  弟弟看見這個老人傢慈祥和藹,就一面擦著眼淚,一面說:"哥哥要我和他分傢,別的東西他都要去瞭,隻拿黃牛和我分,他牽著牛頭,我扯著牛尾,結果牛給哥哥拉去瞭,我隻抓得一隻牛虱子,一隻牛虱子怎樣過日子呀!"說完又放聲大哭起來。
  老人傢說:"不要哭,不要哭,哭有什麼用處?拿你的牛虱子來給我看看吧。"
  弟弟剛剛將手一松,牛虱子就跳瞭出去,一落在地上,就給老人傢身旁一隻大公雞啄起來吃去瞭,弟弟見到僅有的一隻牛虱子也給雞吃去瞭,急得直喊:"我的牛虱子呀!我的牛虱子呀!"
  老人傢摸著弟弟的頭,一面替他擦幹眼淚,一面說:"不要著急,牛虱子給雞吃瞭也吐不出來瞭,我就把這隻大公雞賠給你吧。"說完瞭話老人傢就不見瞭。
  弟弟仔細一看,面前站著這隻大公雞才好呢!高高的冠子,金紅的毛片,怪雄氣的。從此,弟弟就在老人山腳開荒種地,每天天還沒有亮,大公雞才叫頭遍他就起床到地裡去瞭,晚上星子月亮出來瞭,他還在地裡做活,大公雞天天和弟弟一塊下地,在地裡搔扒著,扒得泥巴細細的、松松的,和牛犁過粑過一樣。因此,地裡的出產非常好,慢慢地,弟弟的日子就過得好起來瞭。
  哥哥霸占瞭全部傢產以後,什麼事情都不做,一天講吃講喝,靠著賣賣當當過日子,沒有多久,衣服傢私都賣完當光瞭,就剩下那頭大黃牛。有一天,日頭曬到他的床上瞭,他才慢慢地爬起來,打算牽大黃牛出去賣,好吃幾餐大酒大肉,哪曉得他走到牛欄邊的時候,看見牛已經死在地上,鮮血流滿瞭一地,一個穿著紅黃衣服的女人正伏在地上舔牛血,一面舔一面扯著牛肉給她身旁的貓仔吃。哥哥初一看感到很驚訝,待看清楚瞭是怎樣一回事以後,就生氣瞭,因為他想瞭幾天的大酒大肉現在落空啦!他正想發作,隻見那女人抬起頭來,嬌聲嬌氣地媚笑道:"好哥哥,牛血味道鮮得很呢,你也來嘗嘗吧!"
  這位哥哥一見到這女人妖裡妖氣的樣子,魂都掉瞭,氣也不知到哪裡去瞭,一下瞭他就和這妖女人勾搭上啦。
  原來這個女人是條蜈蚣精,最喜歡喝生血,那個貓仔也是個貪吃的傢夥,因為它們常常在一起偷東西吃,所以就成為老搭檔瞭,蜈蚣精和貓仔整天偷東西還沒有個窩子,這下遇著這個又貪又懶又狠毒的哥哥,真是合適得很啦。這樣,哥哥就成瞭他們的窩主,蜈蚣精和貓仔天天去偷東西吃,回來就帶一點肉呀或者什麼別的東西給哥哥,哥哥隻管坐地分贓,坐享其成。
  後來哥哥曉得弟弟的日子過好瞭,心裡很妒忌,就想謀弟弟的財產,於是他叫蜈蚣精去害弟弟,蜈蚣精說:"你先設法把他傢那隻大公雞關起來我才敢去,那隻大公雞厲害得很呢!"
  這姑娘坐在地上,哭哭啼啼地說:"誰還多事把我救起來呀!我去年死瞭爺,昨天又死瞭娘,一無三親六戚,二無房屋田地,往後的日子叫小女子一個人怎樣過呀!倒不如死瞭還省得受活罪。"說罷號啕大哭,又做出向塘裡跳的樣子。
  弟弟長瞭這麼大,還沒有接近過姑娘,這麼撒野扯瘋的姑娘更是沒有見過,這時他手腳也不曉得怎樣放瞭,話也不曉得怎樣說瞭,姑娘見到他這個樣子,便忽然破涕為笑道:"小夥子,我看你怪老實的,我不死瞭,今後就跟著你過日子吧!"
  於是弟弟就給蜈蚣精迷住啦。過瞭一天,弟弟就頭昏眼花瞭;又過一天,弟弟就面黃肌瘦;再過一天,弟弟就四肢無力,躺在床上動不得瞭。
  哥哥在蜈蚣精走後,天天到弟弟屋裡走動。頭一天說是來道喜,第二天說是來送禮,第三天說是來探病,其實他每趟來都是來催促蜈蚣精快點吸幹弟弟的血,讓弟弟快點死去,好給他早點來享用弟弟傢裡的東西。
  蜈蚣精去弟弟傢以後,貓仔沒有搭檔,偷東西就不方便瞭。頭兩天,它已經餓得團團轉,想打大公雞的主意瞭,第三天,等哥哥出去瞭,它就去把鐵籠子打開,想去捉那隻大公雞來吃。籠門一開,大公雞就沖瞭出來,貓仔一看,嚇得不敢近前,因為大公雞威風得很,它一出瞭籠門,就跺跺跺地大步向弟弟屋裡走去,那個饞嘴的貓仔哪裡肯舍呢,就遠遠地跟瞭過來。
  大公雞一走一走走進瞭弟弟的屋裡,看見弟弟躺在床上奄奄一息,曉得出瞭事,跟著它又聽見屋後有唧唧噥噥的聲音,走進去一看,原來是一男一女在覷覷拱拱(鬼鬼崇崇偷偷摸摸搞陰謀活動的樣子)地說著話,男的就是捉它關在鐵籠子裡的哥哥,那女的,公雞認得出是一條蜈蚣精。大公雞這時什麼都清楚瞭,它就伸長頭頸,用力一撲,狠命向蜈蚣精啄去,蜈蚣精見大公雞來瞭,嚇得一身都軟瞭,跌在地上,現出瞭原形,扭轉頭扯起腳就逃。大公雞鼓起翅膀,跟著就追,那貓仔看見大公雞去追蜈蚣,便偷偷跟在大公雞後面,想乘間去捕捉大公雞。
  你想看看這個緊張的戰鬥場面麼?請你到桂林溜馬山後去,就可以看得見瞭。那蜈蚣山上的大蜈蚣頭鉤扭扭,身節歪歪,百腳散亂,正在張惶失措沒命地逃跑;那大公雞(就是雞公山)昂起頭,張開嘴,鼓起翅膀,翹著尾巴,向著蜈蚣猛追;那貓仔(就是貓仔山)賊頭賊腦地伏在大公雞旁邊,想伸爪子去抓大公雞,這個小得可憐鬼鬼崇崇的貓仔,居然想去捉那龐然大物威風凜凜的大公雞,真是太不自量啦。
  後來,蜈蚣當然挨大公雞啄死瞭,貓仔也被嚇得拖著尾巴逃跑瞭,那個壞哥哥的下落就不明瞭,管他呢,壞人會有什麼好下場,弟弟自從挨瞭那次教訓以後,眼睛亮瞭許多瞭,不久,他娶瞭媳婦,兩口子勤勤懇懇快快樂樂地過著日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