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恩五報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0
  • 来源:免费完整污片_免费网看在线_免费无付费韩漫无遮漫画

  從前有個地主叫蔣老財,傢有果園百畝,酒莊一座。由於傢大業大,全村每傢都有壯勞力在他傢裡做長工,李福就是其中一個。

  李福六十多歲,有一手釀酒和栽培的好手藝,蔣老財看中瞭他這一點,就讓他帶著同村的九個後生管理一個叫南園的葡萄園。

  這一年夏天格外炎熱。這天,李福等人正在園裡忙碌,忽然聽到外面撲通一聲悶響,李福一驚,跑出去一看,隻見葡萄園旁的官道上趴著一個人。李福趕忙招呼人過去,將那人抬到葡萄架下的陰涼處,一看此人嘴唇發幹,就將自己的水壺擰開,送到那人嘴邊,那人慢慢睜開瞭眼睛,喝瞭滿滿一壺水後,坐起瞭身子。

  此人姓張,名文遠。是淮南的一個客商,此番去京城進貨,不承想半路上錢財被盜,隻好折回,路過此地時,頭暈眼花,暈倒在地,幸得李福相救。李福聽完張文遠的遭遇,唏噓不已。看他年紀和自己相仿,頓生憐憫之心,便寬慰他說:張兄莫愁,留得青山在,何愁沒柴燒,晚上你若不嫌棄,就在李某傢中住一宿,等身體恢復後再趕路。

  張文遠聽後連忙搖頭:恩人救命之恩尚且未報,哪敢繼續打擾,我喝下這壺水後,感覺已經好瞭許多,等下就可以趕路瞭。李福剛想再說什麼,忽然聽到一聲大吼:好一群刁民,不幹活竟躲在這裡偷懶!來人是蔣老財的管傢來祿,李福等人趕緊站起瞭身子。好呀!竟然還有外人,你們好大的膽子,竟敢把外人領進園裡,我這就去稟告老爺。

  李福一聽急瞭,正要分辯,還未張口,來祿卻已拂袖而去。蔣老財對下人極為嚴苛,若是聽瞭來祿的話,隻怕會禍及無辜,李福不由得憂心起來。張文遠見此,說道:恩人莫憂,等你的東傢到瞭,我幫你把事情說個明白。李福搖頭嘆氣道:張兄有所不知,你若在此,隻怕事情更難說清,你還是不要蹚這渾水為好。說完他從身上摸出一點碎銀,本想留你一宿,看來不能如願,這點錢你帶上趕路吧。張文遠還要爭辯,看李福滿臉著急,知道自己留在此地無益,隻好接過銀兩,拱手道:各位恩人,文遠就此告別,救命大恩,來日再報。

  張文遠走後沒多久,來祿跟著蔣老財隨後就到,李福忙領著眾人哈著腰迎瞭上去。蔣老財拄著拐棍,進葡萄園轉瞭一圈,氣呼呼地出來瞭,破口大罵道:好你個李福,竟敢勾結外人偷我園裡的葡萄。李福一聽傻瞭眼,撲通跪下連喊冤枉,接著把剛才之事說瞭一遍。蔣老財翻瞭翻白眼,說:往年我園裡的葡萄比這一倍還多,這分明就是你等監守自盜的結果。你啥也別說瞭。每人賠我五兩銀子,否則,就把你們送到官府。

  李福一聽,每人五兩銀子,就是打死他們也拿不出啊。而且竟然牽扯到所有人,於是他叩頭如搗蒜:老爺,就算是禍,也是我李福一人惹的,可不能怪罪他們啊!蔣老財把拐棍往地上使勁一叩:你們個個都逃不瞭幹系,你們要是拿不出銀子,就扣下今年的工錢。還有,從明天開始,你們就不要再來瞭。原來蔣老財看到葡萄熟瞭,該要結工錢瞭,但他一直想找個由頭賴掉工錢,今天聽來祿稟告後,覺得正是好機會,於是一口咬定葡萄少瞭。可憐這九個後生都是窮苦人傢,本指望著靠工錢養傢糊口呢,於是都紛紛跪下求蔣老財明察開恩。但蔣老財豈是樂善之人,任這些下人頭叩得咚咚作響,他連望都不望一眼。

  這時候,天空忽然烏雲密佈,蔣老財一看大雨將至,趕緊帶著來祿溜走瞭。李福他們渾然不知,仍然跪地不起。轟隆一聲雷響,豆大的雨點下瞭起來,李福抬頭一看,才發現蔣老財早已不見蹤影,忙大聲喊道:弟兄們,大傢趕緊起來吧。蔣老財已經走瞭。

  大傢來到窩棚,個個都成瞭落湯雞,一熱一寒,都打起瞭噴嚏。李福說:既然蔣老財辭退瞭我們,那大傢收拾一下先回傢吧,這事日後再想辦法。李福年紀最大,又是眾人的頭,眾人聽他這麼一說,隻好忍氣吞聲,雨一停就各回各傢瞭。

  李福回到傢後,當夜就發起燒來,身上時冷時熱,難受無比。妻子陳氏急瞭,翻箱倒櫃好不容易找到半兩銀子,天亮瞭正要出門為李福請郎中,忽然迎面來瞭一群人,一看,正是那九個長工的傢屬,原來那九個人也都和李福一樣生病瞭,大傢來這裡是想借點錢求醫。李福硬撐著支起身子,安慰道:大傢不要慌張,這都是淋雨引起的,隻是我傢中也沒餘錢呀,罷罷罷,大夥扶我起來,我領大夥向東傢借點銀子吧。

  大傢扶著李福來到蔣老財傢,蔣老財正在喝酒,一聽李福道明來意,把酒碗往桌上一摔:好你個李福,你等欠錢未給,竟反倒向我借起錢來,我哪有閑錢借給你們?看在你年老的分上不與你計較,趕快帶著這幫人給我滾!

  李福一聽,撲通一聲跪瞭下來:老爺,我病死不足惜,可這些後生都有一傢老小,如不醫治,隻怕兇多吉少啊!求老爺開恩,我們病好後,一定掙錢奉還!說完,連叩三個響頭。

  蔣老財哈哈大笑起來,側身對一旁的來祿耳語瞭幾句,隨後來祿疾步離去。李福心中暗喜:這來祿莫不是取錢去瞭。少頃,來祿復返,手裡竟牽著兩條惡犬。蔣老財陰惻惻地笑道:李福,如果你們還是不走,我就讓這護院犬好好招待你們瞭。說完吹瞭一聲口哨,兩條惡犬竟欲掙脫鎖鏈向他們撲來。李福等人嚇得早已是面無人色,趕緊連滾帶爬地逃走瞭。

  錢未借到反而遭到如此驚嚇,李福回來後就臥床不起,妻子陳氏每天起早貪黑,忙裡忙外,支撐著這個傢。

  這天早上,陳氏聽見有人叩門,開門一看,隻見門外站著一個白面書生,見瞭陳氏後揖瞭一禮,問此處可是李福的傢。陳氏一問,得知此人名叫張翰,便將他請進屋來。原來張翰正是那客商張文遠之子。前些天他父親回傢後,向他說起瞭李福救命的經過,囑咐他一定要記得報答。此番他準備去京城秋試,張文遠就讓他順便來看看恩人。陳氏聽後,掩面哭瞭起來,張翰問是何故,陳氏就將最近發生之事說瞭一遍。張翰聽後義憤填膺,拍案罵道:蔣老財真是可惡至極,讓恩人受苦瞭。稍後他眼珠一轉,說道:恩人不必過慮,我想到瞭一個辦法對付蔣老財,可以讓他乖乖地出手相救,隻是我需要在這裡暫住三天。陳氏一聽大喜,忙安頓張翰住瞭下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