哥們,這麼死瞭值嗎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2
  • 来源:免费完整污片_免费网看在线_免费无付费韩漫无遮漫画

  蘇柳楊是位有才氣的中年人,四十六歲,某名牌大學畢業,在g省會城市,房地產界小有名氣,時任省某房地產公司的常務副總經理。膝下龍鳳胎,一兒一女,讓人欣慕不已。兩個孩子學習又特好,在現在社會,可為父母省瞭一大筆銀子。老蘇感到唯一不足的是,老婆成天在耳邊嘮叨,天天不得安寧。外面的世界以變成物欲橫流,紛紛雜雜,攪擾的心緒難寧。回傢想清靜、清靜吧,老婆又開始沒完沒瞭的,嘮嘮叨叨,真是無藏身之處……

  不知從什麼時候起,老蘇開始不斷的跳槽,要說房地產公司付老總的工資早就進入白領。但老蘇還是跳槽。而且大有越演越烈之勢!這人啊,要是“人心不足蛇吞象”,就是神仙來瞭也沒治!歸根結底都是錢弄得。老蘇這人對朋友不錯,講義氣,尤其對“發小”們,真沒的說!這不,快過年瞭,約瞭幾個“發小”,去老張傢喝酒,各類熟食,什麼牛肉啊、豬蹄啊、燒雞啊、反正一大堆,哥幾個準備一醉方休,好好發泄一番!

  老張傢,媳婦走親戚去瞭。哥幾個放開瞭“造”,無拘無束是男人們最喜歡的環境。有個老娘們在傢,嘮嘮叨叨,非把你煩死。一堆吃的擺上桌子,也沒那麼多講究,酒瓶一輪,開喝!什麼見面喝三杯呀! 什麼要過年啦,再喝三杯!咕咚咚,喝瞭個滿臉通紅,精神頭也上來瞭,胡吹八扯,葷的素的,怎麼下酒怎麼來……,一位仁兄開說瞭:“這個人啊,真說不準,說沒就沒瞭!”“怎麼回事?怎麼回事?”大傢好奇的問。“我一個鄰居,四十多歲,昨天還好好的,晚上說頭疼,上醫院一檢查,腦血管破裂,喝酒喝得。今天早上完啦!”這位仁兄倆手一攤……“是啊,是啊,要珍惜命啊!”眾口一詞。“喝、喝、喝!”什麼事都沒啦,再大的事也檔不住喝酒。老張擦擦嘴,“這年頭,誰他媽都不好過,女人也難啊!”一位仁弟伸手摸摸老張的頭,“你小子沒病吧!啥時成瞭黨代表啦。”幾人哈哈大笑起來,老張穩坐釣魚臺,繼續他的話題:“我參加瞭幾個‘群”,都是網上朋友,誰也不認識誰,反正aa制。你去瞭一看,他媽的,女的特多,都是些三十多,四十多的老娘們。參加’群‘就是為瞭他媽的發泄!生活壓力大呀!上有老,下有小;再加上還得操心爺們別在外面找情人。一回傢,倆口子’噹噹‘的就開火,憋屈啊!你看吧,到’群‘裡發泄吧!說出來的話,無遮攔,老爺們聽瞭都恨不得把頭掖到褲襠裡。唉,現在這日子,人活的真累!“老張的一番感慨,對喝酒的爺們來講,隻當是下酒菜。哥幾個酒性高漲,劃拳行令好不痛快!”好一朵茉莉花……“老蘇的電話鈴響瞭,老蘇一看,趕緊跑到另屋去接電話……老蘇再出來時,春風撲面。老蘇對哥幾個說,”對不起,有點兒事先走瞭。“怕哥幾個不放過,老蘇一個勁地作揖。老張知道點老蘇的隱私,幫忙勸阻其它人,並把老蘇送到門外,特別叮矚:酒喝多瞭,騎車慢點,註意點!”兩人是心知肚明,老蘇表示瞭謝意,搖搖晃晃騎上車,晃晃悠悠的走瞭……

  老張回到屋裡坐下,大傢好奇的問:“咋回事?”“咋回事,小情人唄!”眾人愰然大悟……剩下的哥幾個,喝啊!鬧啊!折騰到凌晨五點,這才散瞭……老張收拾完東西, 正準備睡覺,一陣猛烈的砸門聲,老張氣得夠嗆!無奈得去開門,“老張,出大事啦!”“咋啦!老蘇死啦!”吃驚的老張,張大瞭嘴,緩緩神,“咋回事?”“嗚嗚嗚……,那個……慘啊!……”“你他媽的,別哭啦,快走……”老張拉著報信人打個’的‘,飛馳而去……在醫學院後面,一條鍋爐水排水溝旁,老蘇已被打撈上來,臉部肉已經全部被鍋爐水內放得除垢劑,徹底腐蝕光瞭,露出白森森的白骨……老張淚流滿面,捂著臉心痛 的說:“兄弟,這樣死瞭值嗎!嗚嗚……”